真正的酒文化应该简单、优雅、从容

酿酒,这项工艺许久以前就被古人发明出来,可以说酒早已深入到人们的生活当中。自然,酒也被人们赋予了更多的意义,从而演变出对应的酒文化。

但和很多传统文化一样,它既有精华,也有糟蹋。“取其精华,去除糟蹋”本应是我们对待传统文化正确的手段。

但有些人却是反其道而行。他们将“敬酒不吃吃罚酒”“你不要不识抬举”这些酒桌上的玩笑话变成一种威胁,一种暗自攀比的权力博弈。

碰杯

这种人喝酒往往以“醉”作为是否尽兴的标准,作为酒文化的评判标准。而在这种境界的人也往往被称之为“狗熊”境界。

因为这类人在结束酒局时,往往是烂醉如泥,犹如狗熊一般趴在酒桌前,这类酒徒通常是鲁莽行事的粗人。

他们但凡遇酒局通常是酒极必醉,醉极必乱,酒后必定是杯盘狼藉,虽是尽兴但却毫无收获,因为他们实行的是人品酒,这种境界也被叫做"胃中有酒"。

醉酒

真正高境界的人,喝酒已经不能叫"喝"那得叫"品"。酒者品人是为酒境界的最高学问,这里的"人"既可以是他人。

如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,酒桌之上与刘备谈吐天下豪杰,亦可以使自己,又如李白举杯邀明月,对饮成三人,四下虽无好友,也能把酒言欢。

人们将酒作为引子,实则是对外物他人的探索与品鉴,实在是饮酒的最佳境界,这类酒者不易烂醉作为尽兴标准,不将酣畅作为饮酒目的。

这类境界里的人大多是世间的智者文豪,他们表面饮酒,收获的却是满满的答案,此境界是为"意中有酒"。

文人饮酒,酒入愁肠,弹指之间便文思泉涌,佳作连连,历朝历代的文人骚客们,对酒都是宠爱有加。

古人喝酒

说到爱喝酒的诗人,就避免不了诗仙李白,传闻说李白成也是酒败也是酒。

大诗人李白爱喝酒人尽皆知,杜甫著名的《饮中八仙歌》道:"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"

李白的诗现存的诗有上千首,其间提起酒的诗就有二百首之多,李白得意时喝酒,失意时也喝酒,孤单时喝酒,聚会时也喝酒,重逢时喝酒,离别时也喝酒,别人拜访他喝酒,他拜访别人也喝酒。

就连最后的结局也是饮酒过度,醉死宣城,所以说李白成也是酒,败也是酒,有人说李白爱喝酒,就如同鲁迅抽烟一样,是在意识放松的情况寻找创作灵感。

一杯清酒下肚便有"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直万钱",酒入愁肠,吐出来的便是半个盛唐。

对月饮酒

在文人骚客的眼里,酒已不再是消除烦恼的工具,因为他们明白"借酒消愁愁更愁,抽刀断水水更流"的道理。

与其愁眉不展,倒不如将人生的不如意化作灵感,写进这一首首的诗篇之中,来得直接且足够尽兴,"将进酒,杯莫停""劝君饮尽身前酒"。

文人的酒境界是在他们的诗中体现的,真所谓诗中有酒,酒中有诗,诗人走了,乘着一叶扁舟,随着清波,逐流而去,留给我们的是如酒一般清醇浓烈的诗歌,诗人们推杯换盏,举杯畅饮实在是饮酒的最高境界。